「抽籤時間快結束了,你們還不去找你們的直屬學長姐?」慕容弦學長冷冷的對著黎萱和欣妍說著,像是平常就是這樣的表情,看著他漆黑的眼瞳像是黑洞似的要被吸進去似的,搭配他冰冷的表情,這人不好親近。

 

「好﹒﹒﹒好的﹒﹒﹒」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接著慌慌張張地離開了,兩人的反應真的很好笑,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噗呵」

學長的目光從逃竄的兩人身上轉移到我身上,雖然依舊冷冷冰冰,但並不是那種拒絕人於千里之外的那種感覺,

可能個性就是這樣吧,看久了就習慣了

不過我還沒習慣,看著學長一言不發地盯著我身體忍不住起了一點點的雞皮疙瘩,我有些尷尬地開口

「怎麼了嗎?」

學長拿出手機冷冷地說著

「給我你的賴還有電話,以後聯繫你方便,學校很多麻煩的活動都需要直屬。等等會宿舍多穿一件薄外套出來,雖然現在是夏天,但是騎摩托車會冷,因為你要把今天的時間空下來我得帶你認識校園還有學校附近,這是我們這一家的傳統,還有我們這家的學長姊等等帶你認識,他們只是比較熱情所以不用害怕。從今天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直屬學長,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

 

我聽著學長用毫無感情的語氣說出這樣一大段有點關心的話總覺得﹒﹒﹒好可愛,這就是傳說中的反差萌嗎?

嘴角忍不住上揚,我憋笑憋得好痛苦呀!

我偷笑著手卻不忘動作記得從書包裡拿出手機,偷偷看學長有沒有發現我偷笑,不過應該是沒有,他還無表情的臉突然出現意思懊惱,學長盯著手機螢幕,在旁的手指不斷點著,卻讓人看得出他的煩躁。

沒多久他把手機拿給我似乎是放棄了,回復到面癱臉

「學妹我不大會用,所以你自己加我,電話號碼順便輸入。」

我回了聲喔後默默接下手機,點開頁面然後將我自己的ID輸入,嘴角的角度不曾變過,這學長好好笑喔!現代很少有人不太會用這種東西的,說不定他不難相處嘛!

 

突然間學長開口了,雖然依舊冰冷,我卻覺得溫度又更低了幾度

 

「學妹你怎麼一直笑?覺得自己很幸運是不是?我告訴你你最好別打什麼主意,我對愛情沒有興趣。」

 

生氣?

 

警告?

 

敵意?

 

聽到他這句話我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了

「哈哈哈!沒什麼,我本來就比較常笑,很容易開心的,只是覺得弦學長你有時候很反差,像是剛剛手機的事我就覺得好笑,雖然沒什麼,還有呀弦學長你說錯了兩件事,我不是覺得我很幸運,我是真的很幸運,以後就知道了,還有我沒這麼無聊打主意,我有很多事要做,同樣的我也對愛情沒有興趣,對我來說談戀愛像開玩笑一樣,所以別說笑了。」

 

說完我便再笑了一下,我就是喜歡笑,又怎麼樣?

接著我將手機還給他,順便拿起自己的手機輸入他的電話

 

「是嘛!那就好,我們之間只是學長學妹的關係。」

 

 

沉默了一會的弦學長一會又恢復了原來的溫度,不對,似乎沒有這麼冷了,是﹒﹒﹒變成朋友的意思嗎?而且話語中似乎夾雜著輕鬆,是覺得可以放心了嗎?

 

「你剛剛叫我什麼?弦學長?」

學長又開口了,卻問了奇怪的問題

「你不是叫慕容弦嗎?當然是弦學長呀!不然那麼多學長當然要區分你跟其他學長不一樣啊!」

這不是問廢話嗎?這句話我當然沒說出口,雖然他暫時沒有敵意,不過難保我這麼白目不會一全被他揍死,他的脾氣還不好抓呀!

「沒事,只是總是有人我『容弦』,『慕容』這個姓很容易被誤會。」

說著說著弦學長就笑了,笑起來真好看,難怪會迷死一堆女生,不過我是不會心動的,已經看過太多了,玩笑開多了就不容易上當,大概就是這樣的道理。

「那﹒﹒﹒可見我是個聰明的學妹,弦學長有沒有覺得幸運。」

他笑了代表我們真的是朋友了吧?原來他不是面癱,只是對女生很有戒心,長的這麼帥也難怪啦!不過他是跟我一樣被老天玩弄嗎?還是他比我幸運一點,沒有難過的愛情?

「哼哼,怎麼可能,你只是剛好聰明這一下而已。」

他又笑了,我想我一定很有逗他笑的天賦,又或者他的笑點跟我一樣低。

「算了算了!不跟你計較了!以後請多指教呀!弦學長。」

「請多指教,冬雨」

 

我的心突然多跳動了一下,他喚我名子的聲音跟記憶中許許多多的人重疊著,和記憶中很像,參雜著愛情的感覺,心裡有點刺痛著,不過應該不用想太多,他不會喜歡我,所以不會再發生好笑的事情了。

 

不會了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