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一陣騷動,我隱約聽到學長的名字還有什麼好好喔之類的,我一抬頭看見五個人走向我們,其中兩個是我熟悉到不行的面孔,另外三個是兩個看起來長得還不錯的學長,還有一個很漂亮的學姊,這﹒﹒﹒就是我們家的?

由於我們的系很多人,所以用分家來聯繫各位的感情,通常同一家的感情都會比較好。

 

「哈囉~你就是弦的學妹呀!好可愛喔~」那位漂亮的學姊突然撲過來,一見到我就對我的臉左捏右捏的,像是我是什麼有趣的東西一樣,不過我不討厭,很自然的表現自己的喜好總比隱瞞假裝好,不用擔心也不危險。

 

其他的人笑了笑,像是習慣一樣沒有人阻止學姊在我臉上可怕的動作

「我是弦的直屬,我叫吳月臻,可以叫我小月,你叫柳冬雨呀,真好聽的名字。你們剩下的自我介紹一下啊!我們是同一家的,大家認識一下。」

捏完我的臉後被學姊一把抱住然後摸摸我的頭,把我當小孩子一樣。我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因為覺得掙扎了也沒用

也因為不討厭這樣的感覺,被人溫暖的身體包覆著很容易有安全感,很喜歡這樣的感覺,會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是存在的。

 

「小月學姊呀!你這樣學妹不舒服啦,你看看學妹都被你抱到快缺氧了,臉紅成這樣。」

 

一個看起來很陽光的學長調侃著,我也沒有缺氧,只是有點害羞,小月學姊的身體好香,但是這樣有點太親密了,雖然喜歡擁抱,但對於還不太熟悉的人的親密舉動還是有點不習慣。

小月學姊用著無辜的雙眼看著我,雖然是用眼神詢問我的感受,但這樣的眼神根本不容拒絕呀!

我看了看小月學姊在看了看大家,現在大家的目光都在我身上了,這實在是太害羞,所以我也只是小小聲地回答

「沒﹒﹒﹒沒事的﹒﹒﹒」

我的餘光瞄到了一直在竊笑的兩個人,我開始在思考等等要怎麼對付他們兩個了。

很陽光的學長看我不反抗也沒再多說什麼了,正準備要自我介紹時突然小月學姊哀號了一聲,而原本的溫暖突然消失,在餘溫散盡前又進入了另一個懷抱裡,是﹒﹒﹒弦學長?

 

「弦你做什麼啦!我跟學妹友好你是有什麼意見啦!」

 

我在弦學長的懷中看不見小月學姊的臉,不過可以想像小月學姊漂亮的臉鬧脾氣的模樣,正當我要掙扎時弦學長自動放開了我。

「我一不在就在欺負我的學妹?小月,等等學妹被你弄死了你要怎麼賠我?這樣就沒人幫我跑腿了。」

我看見弦學長看起來在生氣卻又像是開玩笑的臉,那應該就是玩笑了吧?跑腿?直屬不是這樣用的吧?

 

「好了啦!你們不要再鬧了,學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還有另外兩個學妹憋笑到快死了,天啊!不能還沒開學學妹們都死光光啦!好啦!我現介紹我自己,我是曾嚴赤,可以叫我小紅,我是大二的,是莊黎萱學妹的直屬」

陽光學長邊笑邊拍著弦學長的肩膀,但我看學長笑得也快不行了。

 

另一個戴著眼鏡的學長推著眼鏡說著「你們吵吵鬧鬧的學妹們都看你們笑話了,不過弦,你還蠻維護你的學妹嘛,不要對她做奇怪的事喔!我是徐哲祥,可以叫我小飛,是李欣妍的直屬。」

 

弦學長一臉不屑說

「哼!才沒有,只是怕以後沒人幫我做苦工,我是慕容弦,柳冬雨的直屬。」

這人真的打算把我當苦力?

 

黎萱冷靜後笑著說「我是裝黎萱,你們好。」

 

黎萱說完後欣妍也笑著說「我是李欣妍!你們好呀~」

 

兩人都是笑笑的,為什麼他們這麼平安?什麼事都沒有,所以我算幸運嗎?

 

小月學姊看時間差不多了說

「好啦!你們兩位學妹我很清楚啦!剛剛我們也好友好對吧?至於學弟們一年前我們也很友好所以不要計較啦!」

 

「哈哈!才不在乎哩!」小紅學長爽朗的說著

「哼!不想回想。」小飛學長依舊推著眼鏡

「你別荼毒其他人了。」弦學長不屑的說

 

「隨便你們啦!我們是3家的喔!記住~我們家很自由很歡樂的,不要有太多的壓力,以後有什麼問題都盡管來找我們來吧!現在也差不多了,你們好好帶你們的學妹,要好好照顧他們喔,不然就是我照顧你們,知道了嗎?」

小月學姊雖然無所謂的說著,不過最後一句倒是讓我看到三位學長打冷顫,學姊一定很厲害。

 

我看見大家都很開心的看著我們嬉鬧,這一家還真歡樂呀!

 

跟黎萱還有欣妍同一家,我果然很幸運。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