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禹安走了以後這裡剩下一片寧靜,平常聽話的不說話,想說話的再也不能說了﹒﹒﹒

泉琴將帶來的東西擺在墓碑前,一個漂亮的盒子,一杯調酒,一束和夏禹安帶來的一樣花-桔梗

看著眼前漂亮的桔梗泉琴笑了,替芯奈笑了

「看來他是真的很愛你,真是的,你怎麼都沒有察覺呢?」

像是平常一樣等帶回話,卻再也無法得到回答了,泉琴自嘲的笑了笑,怎麼到這種時候還在期待呢,期待你還在的日常。

「抱歉呢,我聽了你這麼多也沒有幫你察覺他的愛意。」

是呢!明明聽的無數的人的愛情,卻沒有替芯奈發覺他們小小愛情的萌芽,是太不在乎還是太在乎而自以為是呢?

她已經不知道了,不知道假如提早讓芯奈發現他的愛情,是不是離去的時候就不會那麼痛苦了,還是她其實已經很幸福了。

泉琴不明白,她一直以來都不明白,擁有完整愛情的她不明擁有扭曲愛情芯奈是不是真的很幸福。

 

看了看墓的四周已經被打得十分乾淨,她已經不需多做些什麼了,所以擺放好東西後就在旁邊找了比較空的地方坐了下來,對著墓碑舉起酒杯

「嘛!這次換我來說說我眼裡的你們吧!好嗎?」

 

「泉琴~告訴你喔!今天夏禹安送我這個!你看!這項鍊好漂亮喔!」芯奈像個孩子般獻寶,拿起一條心型項鍊上面鑲個淡粉色的應該是鑽石,在我面前晃呀晃的,天真的很開心的笑了,可以感覺到她很幸福呢

 

但這只是看起來

 

我知道現在的她是芯奈,但等等的她﹒﹒﹒

「不過呀!這樣真的很浪費錢耶!而且我又不是很喜歡粉紅色,真是的,明明跟她說我喜歡白色,怎麼老買粉紅色的東西給我?還說什麼『我就想買給你』這種話,你說他是不是很奇怪。」

 

現在的是蕭奈

 

白芯奈為了讓自己成為蕭奈做了很多的努力,打聽夏禹安過去的事,逼自己的習慣改的跟蕭奈一模一樣,連喜好都不留給自己,徹底的變成蕭奈。

芯奈說過是為了夏禹安,因為愛他所以讓他開心,讓心愛的人開心對她來說非常幸福,只要得到對方的愛,即使不是給自己,卻也感到非常幸福。

我永遠不會忘記說這句話的白芯奈有多麼痛苦,卻也非常快樂,這樣的矛盾也就是愛。

 

但是我還是能很清楚的分辨它們的差別,白芯奈是個像孩子一樣天真的人,愛上就傾盡全力去愛,很純真,簡簡單單就可以讓她很開心,而蕭奈自我意識很強,一個比較強勢的女人,很厲害卻也有點嬌。

雖然說是這樣區分,不過並不是完全是這樣的,區分她們不能用理論,而是用感覺。

 

芯奈很喜歡來我這裡,她為了讓白芯奈有一點生存空間,所以將白芯奈放在這裡,來這裡她就會想起她自己是白芯奈,但最近漸漸的蕭泰的影子連這裡也不放過了,這讓我有點不安。

 

白芯奈是不是要消失了﹒﹒﹒?

 

想到這裡我有點害怕,聽過無數的愛情故事,芯奈的愛情特別有趣,也特別心酸,平常只是聽聽得我忍不住開口

「白芯奈,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你知道﹒﹒﹒你是誰嗎?」我的語氣習慣性的上揚,想提醒她不要忘了來這裡的目的。

 

來這裡就是要做自己

 

我看到她身體顫抖了一下,她停止晃動手中漂亮的項鍊,緩緩地拿到胸前仔細端詳,像是要牢牢記住一般特別專心,沒有漏一絲一毫全部都看清楚,或許是反射,我看見芯奈的雙眼閃閃發光,過了一許久,她閉起雙眼緩緩地開口

「這條項鍊是夏禹安買給奈奈的,所以我也不要收了,泉琴,你替我收著好嗎?假如有一天我真的變成了奈奈你再給我吧!」

她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卻平靜的令人顫慄,明明應該有屬於白芯奈的沮喪,卻只有蕭奈的淡定。

 

「白芯奈,你應該難過的,怎麼連自己的情緒都沒有了。」

 

我忍不住多嘴,平常不做多餘問候的共識被我打破了。然後又一陣沉默,我們周遭時間像是靜止般,沒有任何動靜,不對,我看見芯奈的雙眼在閃爍,在她裡眼我看到了

逐漸堆積的寂寞與苦楚正在瓦解她好不容易撐起來的堅強,屬於她自己的情緒順著灼熱的淚水溢出她的眼眶,她終於忍不住的嚎啕大哭,像是要將體內的寂寞吼出來般,十分用力十分痛苦,我看見她非常無助,我做的只是靜靜地等她陪哭完,就只是這樣而已。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這時我給她一個擁抱她會不會好過一些,但是我始終沒有,因為我已經習慣當一個旁觀者,習慣了漠視別人的痛苦,雖然如此,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隱隱作痛。

 

哭了好久好久,淚花才停止綻放。

看著她紅腫的雙眼我準備了熱毛巾幫她熱敷,也準備了熱飲讓她舒服一些,過程中她又不說話了,只是靜靜地讓我幫她。

正當我收拾東西時她開口了

「謝謝你,提醒了我,不過以後不用了,因為我會變成蕭奈。」

我愣了愣,看著她帶血絲的雙眼,未乾的淚痕,靈魂之窗已沒有靈魂,就像是剛剛的大哭也把白芯奈也哭掉了。

 

我咬緊下唇,想多說什麼卻也覺得什麼都不能說,我們之間只是聽者與說者之間的關係,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你做出這麼痛苦的選擇,卻沒想到之後我會多麼的後悔。

 

隔天,你還是像平常一樣來我這裡,不同的是白芯奈漸漸消失。

 

「欸欸~泉琴,你說夏禹他是不是最近有別的女人了?怎麼都忘了我喜歡什麼了呢?我說過我討厭喝咖啡,卻頻頻買給我喝,今天還給我緊緊的擁抱欸,超級奇怪的,我明明比較喜歡親親,今天又買副耳環給我,但是竟然是粉紅色的桔梗花,你說他是不是很奇怪?」

 

我愣愣地看著她帶著嬌氣抱怨著,我不曉得敏感的她是否察覺什麼,感覺是否定的,若有查覺到什麼又怎麼會若無其事地說出這樣的話?現在的她真的跟蕭奈一模一樣,夏禹安心中的蕭奈。

 

但我發現她口中的夏禹安好像愛上了白芯奈,依夏禹安的個性對於愛的人一定不會忘記她的喜好,一定是非常疼愛他的女人,又怎麼會做出讓她反感的事。我不說話,像平常一樣微笑繼續聽著她訴說其他的事,但我越覺得或許夏禹安愛上白芯奈了。

 

「對了!這條副耳環就送你吧!因為我不太喜歡。」她笑著將手上的耳環摘下來遞給我,我困難的將它收下了,我努力壓抑著雙手的顫抖,看著她的笑臉,的確是蕭奈的笑臉,但是做出這樣舉動著除了蕭奈還有白芯奈。

 

的確,蕭奈會把不太喜歡的東西送給別人,但白芯奈會把喜歡的東西送給別人,剛剛望向她的眼中似乎有一些掙扎,蕭奈已經包含白芯奈了,是嗎?

或許夏禹安真的愛上白芯奈了,但是白芯奈不相信,不肯相信一個從別人身上轉移來的愛會變成自己的,所以寧可將喜歡的東西割捨,寧可將自己割捨。

 

「好吧!我就收下了吧!到時候想要也要不回去了。」

我依舊勾起微笑看著她,因為我們之間沒有多餘的感情,只是聽者與說者。

 

「對了,就是在溫泉旅行之後就怪怪的,真不曉得是中邪還是怎樣。還有啊!有一次去遊樂園的時候坐雲霄飛車竟然牽我的手欸,明明我就不會害怕,卻牢牢牽緊,握的我都緊張了,還有還有竟然要我跟她一起坐摩天輪,說什麼要在最頂端接吻就會永遠在一起,怎麼會相信這種事呀?我都不相信了。」

 

不對,你怎麼可能不相信,白芯奈怎麼可能不開心?明明有懼高症怎麼可能不害怕,明明像孩子一樣怎麼會不相信永恆的愛情,明明愛著蕭奈的夏禹安怎麼會愛著白芯奈?這一切實在在太奇怪了,更怪的是白芯奈更加速消失

 

已經看不到白芯奈的影子了,連痕跡都沒有。

 

可是我卻明白地感受到夏禹安愛上白芯奈了,在他來找我過後我更加肯定了,他那雙充滿溺愛的眼神我就明白他眼裡只剩白芯奈,我以為我相信他可以給白芯奈幸福,後來我才發現

 

那只是我的以為罷了。

 

 

「哪!你還說說他不愛你,他是真的愛上你了啊,你一定之知道的吧!只是不願意相信,還有很多很多事,所以你一定感受的到他對你的愛,對白芯奈的愛。這樣真的幸福嗎?」

泉琴的眼淚默默地留下,她原本不想哭的,但想起芯奈就不自覺鼻酸,她覺得她真是不稱職的聽者,放太多感情了,也是個不稱職的朋友,沒有給芯奈朋友該給的關心。

 

泉琴並沒有抹去臉上的淚水,只是輕輕地撫摸漂亮的盒子,緩緩地開口聲音帶了顫抖

「說實在的有點諷刺啊,當初你給我的是為了不要得到給蕭奈的東西,但當你變成蕭奈以後卻不要了給白芯奈的東西,你真的是很傻,不過你一定很快樂,活在愛中死在愛裡。幸福著。」

 

之後泉琴沒有再說一句話直到夏禹安帶著白桔梗回來,像是平常一樣聽著,聽著她們的愛情故事。

 

 

<糖的廢話>

又來更新拉~這一篇是用泉琴的視角,泉琴眼中的白芯奈。泉琴一直以有趣來看待別人的愛情,白芯奈的愛情是她唯一注視的,漸漸地心疼這個女孩,不知不覺已經當她是朋友了卻又一直將他們之間的關係定位在說與聽,文中回憶時是用泉琴的視角,非回憶是用第三人稱是為了分辨回憶,文中一般來說稱白芯奈為芯奈,但是是在說"白芯奈"的時候只要是要強調是"白芯奈"白芯奈的人格靈魂愛情。強調是""白芯奈"

小小的解釋一下,因為一定很多人不懂XXDD

從泉琴的視角來看白芯奈快要瘋掉了,一直很害怕白芯奈消失了,但是其實﹒﹒﹒﹒還是別劇透了XDD還有幾章快結束了~(灑花

泉琴一直害怕,卻習慣性的冷漠。

白芯奈的話之後再說XDD

這一篇真的蠻難懂的,不過一切都建立在"因為愛他"所以一切都會很合理

然後寫這個故事真的很累,但是我想趕快把它寫完,不是因為很累,是因為我蠻喜歡這個故事的,原本沒有打算出番外的,後來這個故事設定還有男女主角我都很喜歡,後續的故事就一直在我腦中盤旋,我就想快點結束,因為想快點看到這故事所有的樣貌,或許後續的故事出完還會有前篇的故事XDDD不知道,現在只是想把後來的故事寫完XDD

總之虐的自己心很痛卻很喜歡的故事XD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