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徐徐拂過我的雙頰,輕輕的,溫柔的不像真的,像是你的吻,總是輕柔的,把我當作易碎品一樣小心,你總是很溫柔的對待我,就算那樣的溫柔對你來說很殘忍,我從來都不明白這樣的你快樂嗎?

 

白芯奈

 

眼前的墓碑上面刻著白芯奈,我想你一定很開心,你不再是奈奈了,墓前擺放著的是你喜歡的卡布奇諾,多加一球奶精還有半匙的糖,我知道你不喜歡苦,卻對咖啡有著執著,

 

所以我就像你平常那樣幫你加入許多甜份沖淡苦澀,就像是你的愛情,明明多了苦澀卻不願意放手,愛著你的愛淡化愛情的苦,對於愛,你一直很執著。

 

除了咖啡,上面還擺放了桔梗花,還有你喜歡吃的飯菜,因為你嚮往永恆的愛情,所以總是在家裡偷偷擺放著,因為你希望家裡,我的眼裡的你是奈奈,

但是奈奈不喜歡結梗,所以你總是偷偷藏起來,有時會對著桔梗傻笑,臉上浮現的事幸福,

 

但是我無法給你永恆的愛情,很想跟你說不是不給你,指是我已經給了別人,給你的另一份愛不是心疼,不是愧疚,而是短暫的燦爛的很深很深的另一份愛,但你總是不明白,因為你一直把自己當作奈奈。

 

你和奈奈真的很不同,所以我看到你非常非常努力的改變自己,

 

變成奈奈。

 

「你也來了?夏禹安」一道好聽的成熟女聲傳入我耳裡,不用回頭也不是用聲音就知道那個人是泉琴,因為會來這裡看你的只有我和泉琴,能分辨你和奈奈不同的只有我和泉琴。

 

我禮貌性的回了一聲,接下來是一陣沉默,我不想說話,來這裡我只想好好陪著你,也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想待在你身邊的願望,好好感受你的存在,言語只會讓我想起我的離去,你瀟灑的放手,狠狠的離開我,

 

像是報復一般,

 

但我知道你這麼愛我所以不會存著報復的心態,只是你的太愛我讓我好心痛,沒有一個人可以像你這麼愛我,用進生命去愛,猶如飛蛾,但你卻比飛蛾更美麗,像隻豔麗的蝴蝶,總是在花身邊圍繞,最後因為不捨得吸食花蜜而死,是你的愛我害死了你。

 

「她應該很開心吧,雖然死了,也得到你的愛了。」

 

泉琴鼓起勇氣打破沉默,在她口之前我就感覺到她灼熱的眼神已經聽到她吞口水的聲音,我知道她很緊張,在我面前提起你的人都很緊張,像是怕我崩潰,怕觸及我心中的另一份傷。

 

但其實我不會怎樣的,無論怎樣的言語我都應該承受,願意承受,跟你相關的言語我都想收藏著,及使傷害我自己,就像你愛我那樣愛你,愛的即使受傷要留著你。

 

我愛著改變我生命的兩個女人,一個改變了我的人生,一個改變了我。

 

你們很愛我也很狡滑,就這樣帶著我的愛離開,去了我無法到達的地方,把我的心掏的空空的然後開開心心的離開了。

 

有一天,我夢到了你,你輕輕抓著我的手然後十指交扣,這是屬於你喜歡我的表現,我知道,這是作為白芯奈的小小任性。

 

你牽著我的手站在我身旁,輕輕依偎在我身旁,我知道這時候你感到安心,我多想緊緊擁抱你,但理智要我好好聽你說,所以我忍了,手卻緊緊的抓著凸顯了我很緊張,我很害怕,我還想緊緊抓著你不放手,我還想跟你在一起給你幸福,

 

你粉嫩的唇輕的開口,我多想去吻住你的小嘴,不想聽你說訣別的言語,但是我忍住了,因為愛你所以我選擇傷害我自己,這是你教會我的。

 

你說「我很愛你,真的,但是對不起我要先離開了,去找別的女人也沒關係喔!我很大方的喔,我只要你開開心心的我就很幸福了,我知道我們之間維持了一段很扭曲的關係,不管你愛不愛我,我都很幸福,所以真的很謝謝你,我愛你。」

 

你淡淡的說著這一段話,我心疼的不得了,我不想要你離開,死都不想要,我知道你很大方,認為即使不愛你,只要在你身邊你又很開心,很知足,你要我開開心心的,但你不在我身邊我要怎麼開心?怎麼幸福?我愛你喔,真的真的很愛你喔,所以不要離開我身邊好不好,我想讓你知道我愛著得是白芯奈,是白芯奈。

 

手緊緊的抓著,不要離開我,明明想要全部告訴你,

 

但我卻只說了「我愛你。」

 

我牽起的手顫了顫,我還有很多話想要說,你卻轉過身來將食指抵住我的唇幸福的笑了,像是全部理解般全部都知道了一樣,

 

很幸福的笑了,

 

然後我感受到你即將消失,快要不見了,我難受的當下想要抓住你,淡粉白色的夢境瓦解,只剩下短短一句話與縈繞在我耳邊

 

「謝謝你,我也很愛你。」

 

我抬起頭來看著泉琴,她似乎沒有平常深不可測的模樣,我以為她是失去了一本中意的小說而哀傷,但我在他的眼中看到的是失去摯友的痛苦,雖然沒有過多的交集,但第一次見到她這模樣,似乎有些狼狽,我對她說「謝謝你」

 

真的很謝謝她,謝謝她當芯奈的朋友,

她一臉錯愕,有些懵懂。

 

我淡淡的解釋著「謝謝你當芯奈的朋友,還有,我在她還活著的時候就愛上她了,只是她從來不知道我愛上的是哪個她。」

 

她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回到平常的冷靜,卻哀傷的說

「是嗎﹒﹒﹒那﹒﹒﹒」

她想不到適當的言詞,有些不知道怎麼說,我打斷她

「泉琴小姐帶了什麼來看她呢?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你們先獨處,我先出去了,等等再來。」

 

說完我就離開了,他們一定有很多話想說,像平常一樣。

 

<糖的廢話>

久久來一次,大學後好忙喔~!!累呀!!

期中考有點糟,但心要被當了!哈哈哈哈

 

這一篇是Substitute我所愛的那個他/她的番外,絕大部分都是夏禹安的視角

這是後續的故事了,想說很多廢話,不過覺得說太多就劇透啦!!!

再次覺得寫這一篇很累,可是還是很想寫啊~~!!

虐自己卻虐得很開心的故事(斗S?斗M?)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