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森林,小櫻馬上拿了些珍貴的水果給了燄燄以示安慰,燄燄開心的吃著水果把剛剛的憤怒都拋在腦後了,而小櫻也拿了藥水滴了幾滴在燄燄掉毛的地方,
「對不起喔!都一直讓你受傷。」
燄燄將頭磨蹭著小櫻要她不要難過,燄燄也不是那麼生氣,牠只是想撒嬌而已。
「呵呵!乖乖喔!我先去幫他治療了。」

說完趕緊起身去了浴室,

小櫻將治療藥水到了一半進去溫泉裡,剩下的另一半裝進她的水滴型的瓶子裡,以後還會用到呢!

將泉水攪拌一下,然後拿起木盆子撈起泉水,從佐助頭上淋了下來,重複了幾次這樣的動作,為了讓沒泡到泉水的地方也可以治療,

小櫻的動不自覺的慢了下來,漸漸得被他的臉龐吸引,
「原來人類男子也可以的這麼俊。」天神中不乏英俊帥氣的,但小櫻第一次被異性吸引,

想起他的身世小櫻開始同情他,卻不知道這份同情像是釀酒一樣開始變了調。
臉漸漸得靠近,還沒反應過來小櫻已經將唇貼上他的,

愣住了一兩秒,小櫻才害羞的轉過身撫著臉喃喃自語,「我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呀!不能這樣的!一定是這裡太熱熱昏頭了,頭才掉下去的!嗯嗯!所以剛剛什麼都不是故意的。」

說完還偷偷瞥了一眼,幸好他沒有醒過來,小櫻偷偷鬆了口氣,
害羞的她不敢繼續待在這裡!趕緊去房間整理床好讓他可以休息。

「唔恩」佐助微微的發出聲音,大概是快要醒了,雖然仍在昏迷,卻隱約感覺到像是糖果般軟綿綿又甜甜的東西覆在他的唇上,不知道是什麼,但他有點不捨她離開。

想尋覓著那甜蜜的感覺而企圖睜開雙眼,意識漸漸清醒,卻仍然張不開雙眼,眼皮像是有千公斤般沉重,身體也好累,還是繼續睡好了……

「呼~終於弄好了!」小櫻擦著自己滿頭的大汗,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房間變回原來的樣子,不枉費她剛剛這麼辛苦呀!雖然小櫻可以變出植物來,但她還不會讓他們縮回去呀!整理那些藤蔓真的累死了!

「都是阿耳戈斯啦!整理房間什麼的最麻煩了!而且要不是那隻『臭黑貓』我也不用把房間弄的不像我的房間!」稍微的抱怨一下後小櫻就蹦蹦跳跳的去了浴池,想欣賞佐助的睡顏,不對!是準備將那佐助搬上床,讓他可以好好休息。

一踏進浴池看見佐助小櫻又被他給吸引了,不自覺想靠近他,毫無意識的想觸碰他,但一接近卻又害羞得跑開了,他現在是裸著的呀!

「阿~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突然覺得好害羞喔!可是這又沒什麼!可是又覺得不能看!阿~當時我到底是怎麼幫他脫衣服的呀?!」

小櫻懊惱的搔搔頭,有點不知所措,總不能叫他自己起來去床上呀!變出植物來等等又要整理了!怎麼辦呀!?

左走走,右跑跑,搔搔頭,怎樣也沒有辦法,
「啊~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小櫻害羞著臉拿起她平常擦身體的布小心翼翼的包住佐助的身體,什麼也不敢亂碰,但粗線條的她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碰到。

「啊!對不起!啊~那個是什麼啦?!額這是什麼軟軟的感覺呀?!啊!不是故意的呀!欸?男生的身體是這樣嗎?!啊~對不起!不是故意的呀!」

結果什麼都碰到了。

好不容易將身體包好,也不容易的將佐助抱上自己的床。滿意的欣賞自己的作品,
只不過是左手沒包到,右腳包太多,下面包太緊

「呵呵!應該是還不錯的啦!」
「唔!嗯」佐助微微的皺起眉發出不太舒服的聲音,
「怎麼了嗎?啊!可能是冷了!」

小櫻毫無察覺到底是什麼讓他不舒服的拿了一件被子輕輕的蓋在佐助身上,然後開心的看著佐助的睡顏,心想假如能一直看著那該有多好。

看著看著小櫻突然想到那他醒來了該怎麼辦?雖然之前照顧過人類,也不能說是照顧啦,只是給他們治癒藥水治療疾病,剩下的不知道呀!

「嗯啊!對了!食物!」天神是不需要吃東西維生的,但有些天神因為愛吃,所以常常要求人類貢獻美食呢!但人類不同,他們好像需要吃很多東西。
「嗯不知道他喜不喜歡吃水果呢?」
說著說著小櫻就起身準備了些水果,走出家門到了森林,找了個最近的樹,抬了個手,樹上神奇的結了些果實,小櫻將一些看起來很好吃的水果摘了下來。

「希望他會喜歡!」
摘了五個以後雙手緊抱著,像是重要的東西般小心的拿了進去,心裡竊喜,期待看見佐助歡喜的表情,

回到了房間小櫻將水果放在小茶几上,等待佐助起來。

「欸?那他起來沒有衣服怎麼辦?」想起這個重要的問題,小櫻趕緊去浴池旁將他的衣服用泉水沖一沖,接著拿去外面掛在樹上,不然等等他醒來又會覺得臉燙燙的,不舒服。

終於將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了,小櫻回到了床邊看著佐助,或許是累了,越來越沉重的眼皮也隨著睡意闔上了,進入夢鄉前,小櫻的嘴角勾起了甜甜的笑。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