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還沒到宮殿就聽見小櫻急促的呼喊,還是這麼又精神呀!嘴角掛上寵溺的微笑,阿波羅甩著陽光般的金髮散漫的從宮殿出來迎接冒冒失失的春天的女神。

「啊!」由於騎燄燄這方面實在是笨手笨腳的,猝防不及的跌了下來,看見摔倒在地的小櫻阿波羅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你怎麼還是這麼笨呀?!你看燄燄都快禿了!」原本想瞪阿波羅的小櫻將視線轉向她最喜歡的寵物。

「啊~燄燄你還好嗎?」燄燄身上的羽毛又脫落的幾根,小生氣的燄燄一點都不想回應小櫻乾脆躺在地上裝死,

又惹燄燄生氣了,小櫻心裡默默的想等等要拿什麼來安慰牠。

「又來這裡要幹嘛呀?」看著小櫻可愛的樣子阿波羅忍不住去戳戳她漲紅的臉頰,

突然被點醒般,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便著急的拉著阿波羅的手,

「就是需要一些治療藥水嘛!嘿嘿!」阿波羅寵溺的摸摸小櫻緋紅色的髮,裝作無奈的開口

「可是你也知道我也很需要這些藥水。」做出想幫忙卻無能為力的表情,最佳演員獎應該非他莫屬了。

「那怎麼辦?!他會沒救的!」小櫻想到他的傷勢而有些大聲,而後難過的垂下頭來,眼眶斥著紅以及玻璃般透明的淚水,讓人覺得不答應她就好像是他的錯一樣。

「他!?」阿波羅敏感的聽到關鍵字,小櫻又再幫助動物了?還是亂幫助人類?阿波羅微微皺起好看的眉「誰沒救了?」

每次來拿治療藥水都是用來幫助受傷的任何生物,但是並不是每個受傷的都得幫助呀!很多時後人類該死是因為他們做盡的壞事,而宙斯派他將瘟疫散播於人間,但小櫻就會偷偷拿治癒藥水給於人們,破壞了平衡,害他常常被宙斯罵呢!

「就是森林的小動物嘛!」小櫻有些心虛的說著,但垂著頭的她讓人無法從眼神中看出她的真偽,只是誤以為她很難過。小櫻也知道許多事不能插手去管,但她就是無法見死不救。

「好吧!你給我一個吻我就給你!」聽到阿波羅的允諾小櫻馬上開心的在他臉頰上輕輕一吻,像是剛剛都是假象似的小櫻開心的笑了,

算了,就算再次被罵也沒關係了,看著小櫻孩子氣的笑臉阿波羅像是哥哥般寵溺的想著,但他不知道的是這次被罵是不能沒關係的。

「快快快!我們走!」小櫻著急的拉拉阿波羅,

他們到了宮殿外的一片花園中,許多美麗的花朵都是小櫻弄出來的呢!之前阿波羅說宮殿冷冷清清的小櫻就用花朵幫阿波羅裝飾呢!

花園中間美麗的噴泉就是治療藥水,雖然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但為了不讓人浪費而欺騙大家每天有固定的量,這件事只有阿波羅自己知道,連最疼愛的小櫻都不說,不然小櫻大概會每天來吧!

阿波羅拿起水壺小心翼翼的裝治療藥水,透明的泉水一到水壺中就變成淡淡的綠色,因為小櫻說綠色的噴泉很噁心,所以才用成只要脫離噴泉就會變成原來的顏色。

「來!給你!不要再亂用了喔!這次是什麼?小牛還是小羊?」將水壺遞給了小櫻,

「謝謝你!這次是隻黑貓呢!」小櫻不加思索的說道,她可沒有心虛喔!那個罪子真的很像黑貓呢!

準備回去的路上阿波羅突然開口「你知道最近有個罪子剛被希拉處死嗎?」

小櫻身子僵了僵然後緩緩的開口「是嗎?沒有聽說欸!」

阿波羅沒有察覺的繼續說道「聽說已經18歲了欸!換算我們的年齡是216歲!跟你一樣大了欸!」

天神們的一個月就是一歲,成長到最美麗的模樣時就不會在變老了。

「哇!真的假的!那他很厲害欸!」

大家都知道宙斯喜歡在外面亂搞,而有些女孩就是不聽話應要將小孩生下來,生下來的孩子被稱為罪之子,他們的生死全照希拉的心情而決定,宙斯不能做些什麼,畢竟希拉才是他的妻子,雖然會偷偷給予幫助,但很快就被發現了,所以通常母子都活不久,之前最高記錄是3個月呢!

想到這小櫻又開始急了,真的該回去了,不然他就真的死了。

「阿波羅,謝謝你!那我先回去了喔!」說完便再次踏上燄燄,羽毛依然脫離了牠,看來燄燄也需要治癒呢!

「不客氣呀!不然你嫁給我吧!就會有很多治療藥水了呢!」阿波羅調侃著櫻

「哈哈!才不要呢!」小櫻可愛的吐吐舌頭,

小櫻知道這只是玩笑,阿波羅就像他的哥哥一樣,而且阿波羅還有喜歡的人了!

「先走了喔!掰掰!」說完小櫻就騎著燄燄走了!

阿波羅也緩慢的回去他的寢室準備繼續睡他的午覺,下午還要去找他心愛的達芙妮呢!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