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跑!給我站住!」阿耳戈斯這百眼巨人追著一名男子跑

他張大他百隻眼睛努力搜尋男子的身影,卻只看見扶疏的樹林,他想,或許那名男子就在那裡。

「宇智波佐助,我不會讓你活著離開的」說完便趕緊追擊到樹林,他不會讓佐助逃跑的,希拉大人下令將他殺死,誰叫他是宙斯的私生子呢?是說他的母親也真夠厲害,能在不被希拉大人發現下子活這麼大了,不過就算是這樣,也是非殺不可!

 

 

 

「啦啦啦~」

樹林中有位櫻髮女子在歌唱,動作像是妖精般輕巧,一抬手原本只是露油油的草地卻神奇的開出各式各樣的花,她開心的給這片樹林帶來春天,她是春之女神,春野櫻。

突然間眼尖的她看見遠處有位滿身是血的男子倒下,看來傷的不輕,她趕緊過去探望他的傷勢。

「你還好嗎?」櫻關心的檢視他身上的傷,各個都是致命傷,櫻心想不好了,該趕緊給他治療,便想將他帶進森林深處自己住的小木屋裡。

剛要將他扶起就看到遠處的阿耳戈斯,眼神一緊便將雙手抬起讓附近開滿花朵來掩蓋這血腥味,櫻再看了一眼這男子,心裡替他難過了一下,原來是宙斯的私生子。

 

 

來了小木屋,櫻小心翼翼的將他放到自己的床上,小心的不碰到傷口將他的衣服脫了後把他帶到自己的浴池去,輕輕的將他放在浴池中讓他靠著旁邊的石頭讓他不會滑進去,就讓石頭縫中注入溫熱的泉水,便轉身進入房間找東西,走向床頭櫃東翻翻西翻翻。

「奇怪,我記得還有治療藥水啊,怎麼不見了」櫻苦惱的翻啊翻,早知道就好好整理東西了。

「啊!找到了!」櫻看到一個水滴型的玻璃罐開心的搖一搖,卻只聽到一些水聲,

「可是這樣不夠啊!需要再去跟阿波羅拿了。」

櫻走到了浴池將剩下的治療藥水倒下去,淡綠色的液體進入水池,緩緩的將泉水染成淡綠色,是治療的顏色,但是這樣的量是不夠了,頂多只能延遲生口惡化。

櫻將男子充滿血的衣服放到了浴池旁,拿了些香精滴在上面掩蓋血腥味,再拿另一瓶香精滴上作已清洗。

將自己家裡整理乾淨整齊以後,拿了個木盆子裝了些泉水將自己淋溼,再拿了條毛巾將自己擦乾,接著來到浴池門口雙手一抬,藤蔓種類的植物開始成長,直到佈滿整間房子的牆壁,算了算時間差不多便走了出去。

 

櫻一出門就看見阿耳戈斯氣喘呼呼的跑了過來,一見到櫻阿耳戈斯便著急的向櫻詢問男子的下落,而櫻只是搖搖頭回答,無辜的表情讓人覺得她說的都是真的。

「沒有耶,我剛剛在旁邊的水池沐浴,沒有看到什麼滿身是血的人。」

春之女神仁慈可是天界眾所皆知的,阿耳戈斯認為櫻把他藏起來了,他明明就看道他往這座森林裡了。

「那…可以請您將房門打開讓我看看嗎?」

櫻也不可否置的將門打開,阿耳戈斯由於是巨人的關係無法進屋內,但從房門外就可已將房子一覽無遺,因為櫻喜歡簡單一點,所以整個房子只有一張垂下簾幕的粉紅色白色相間的床,還有一個白色衣櫃,和一個木製茶几,其她也只有一些小東西,根本無法藏任何人,忽然間飄來肥皂香,姑且相信她剛剛在沐浴。

「那假如您有看到一名男子,請您通知希拉大人」說完便半信半疑的離去了

「呼~好險剛剛有想到!不然就會被發現了!」看著阿耳戈斯完全消失在視野中櫻才鬆了一口氣,隨後呼喚她的寵物燄燄,

「等等帶我去找阿波羅喔!」燄燄是隻乖巧的鳳凰,聽到主人的命令就點了點頭,然後開始變大讓櫻乘坐。

「但先帶我去阿耳戈斯前面,不可以被發現喔!」燄燄再次點了點頭,櫻看了燄燄乖巧的模樣真心歡喜,就撫摸牠下巴以示獎勵,燄燄也舒服的享受,看差不多了櫻便爬了上去,但手腳卻不是很靈活,每次上去都會弄掉幾根燄燄的羽毛。

「嘎~!嘎嘎嘎~」

櫻看著燄燄落下的羽毛覺得有點對不起牠,明明常常乘坐牠,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讓羽毛安安份份的在牠身上,唉!

「對不起喔!燄燄」櫻俏皮的吐了個舌頭

 

 

 

到了阿耳戈斯的前方,櫻伸出右手在空中畫個人型,之後突然空中的人型發了光,像一顆流星無聲的墜落在阿耳戈斯前方不遠處,估記過兩分鐘就會看到了。

 

果不其然,阿耳戈斯看了看前方忽見有個不明物體,有些興奮的他加快了腳步前去,看男子奄奄一息的樣子再看看旁邊的血跡,原來是繞路啊!他高興得冷笑著,

「哼!這樣就可以給希拉大人一個交代了!」

阿耳戈斯給與男子重重的一腳,不管是什麼人在巨人的腳下都難逃一死吧!

 

櫻看見這樣的場景,雖然那只是式神也覺得殘忍。拍拍燄燄的頭說

「走吧!我們趕快去找阿波羅,不然他也撐不久了!」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