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H但有點18禁﹒﹒﹒﹒

未滿18的孩子斟酌食用喔~

 

滴答滴答-

 

室內死寂,只有時鐘發出來的聲響,還有一個黑髮男子用著他漆黑的眼瞳死盯著那一扇大門,冰冷冷空氣輕輕刺激著室內的人,他卻絲毫不在意仍然盯著門,像是要將門望穿一樣盯著它,這情況已經持續了三十分鐘了,這樣的情況是第一次,第一次等待這麼久,這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從他們交往以來一直都是提早到的情況,她說過

「因為等待太難受了,我不希望佐助君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有這種感覺。」說完便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心裡的某一塊突然被觸動了,認識她以後很多這樣的瞬間,這或許不是他愛她的理由,卻是他注意她的契機。

而且愛是不需要理由的。

 

心裡越來越難受,想見她的渴望越來越深,也越來越擔心,不是沒有想過要打電話,但打不通也只能作罷。

越來越難受,他決定起身去找她。

她明明這麼期待今天,櫻,你千萬不要有事。

 

 

「佐助~再過幾天就是七夕耶!」

小櫻開心的拉了拉佐助的手,用非常開朗的口吻暗示佐助要將那天的時間全部給她,一整天都是她的。

「喔,我知道。」佐助一副無所謂的說,但眼神卻一直若有似無的向小櫻那裡飄,觀察著她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在等待什麼,卻又裝作不在意。

靜默幾秒後

「宇智波佐助!!七夕欸!你不想和我過你就去跟別的女人過啊!我就去找別人!哼!!」

果然炸毛了,真可愛。佐助心想,嘴角微微的上揚。

看著小櫻生氣而嘟起的嘴莫名的覺得有些乾渴!伸手去牽了牽小櫻因為生氣而放開的手,手撫摸著嘟起的臉,輕柔的摩娑著說

「才不跟其他女人過,我的情人節只有你。」

語畢便去吻上小櫻水嫩的唇瓣,像是什麼美味的食物般細細的品嘗著。

「佐助﹒﹒﹒唔﹒﹒﹒」當然!你只能跟我過!而這些話也隱沒在兩人的吻中。

 

 

到了小櫻家急忙地拿出小櫻給他的鑰匙

「櫻!你在哪?」

佐助一看見家裡燈關著的就直奔去小櫻的房間,心裡一直默念著小櫻的名字,他從沒這麼緊張害怕過。

櫻,你不能有事。

 

 

到了小櫻房間看到一團東西在小櫻的床上佐助也鬆了口氣。

還好只是在睡覺。

佐助拍了拍胸口,順了口氣,擦去因擔心激動而留下的汗水,緩了緩後走向那「團」東西,想給她個小懲罰。

這麼愛睡,害我擔心死了,也難怪睡到現在,誰叫你昨天這麼晚了都不睡。

佐助無可奈何的看了看那「團」東西,心雖然無奈卻依舊甜滋滋的,這就是所謂甜蜜的負擔嗎?

掀開了被子佐助的臉色突然一變,因為他看到的不是幸福的睡顏,而是整張小臉皺在一起難受痛苦的呻吟的小櫻。

「櫻!你怎麼了?!」

 

「唔﹒﹒﹒很痛﹒﹒﹒」

小櫻抱著肚子將自己縮成一團,手用力的按住腹部,像是按著就可以減緩疼痛一樣,但她知道這只是心理作用,就算這樣還是想做些什麼減緩疼痛,所以就一直著這樣的動作,因為已經痛到不能動了啊!

 

佐助看著小櫻發白的臉心裡一陣疼,接著他看見床上一塊塊血跡,便失去理智的將小櫻抱起準備前往醫院。

「該死的。你哪裡受傷了!!我們快去醫院!」

 

縮在一團的小櫻突然被抱起,但脆弱的某個部位怎麼經的起這樣一個大動作?所以血流更甚﹒﹒﹒滴到了地上。

「佐﹒﹒﹒佐助﹒﹒﹒沒事﹒﹒﹒」

小櫻虛弱的換著他的名字,正想解釋說這是每個月的親戚拜訪,止痛藥在哪裡之類的誰知道宇智波佐助這麼瘋狂﹒﹒﹒

「這哪裡沒事了?!血都流成這樣了?!!哪裡沒事!!?你是要真的發生什麼事嗎??」

佐助第一次看到虛弱成這樣的小櫻,認識她以來她都是非常堅強的,但現在這個情況根本不是沒事呀!

抱著她已經往玄關前進了,血還在流﹒﹒﹒

 

這﹒﹒﹒我有看錯嗎?佐助的眼睛泛著淚?因為被抱著,所以可以看得很清楚,佐助他﹒﹒﹒哭了。

「這是經痛﹒﹒﹒所以不用這麼緊張﹒﹒﹒唔﹒﹒﹒恩﹒﹒﹒」

經﹒﹒﹒痛?

對齁!他都忘了女孩子每個月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怎麼流這麼多血?不會死翹翹嗎?

「真的沒事嗎?但﹒﹒﹒」

冷靜下來後佐助將小櫻放回床上,偷偷抹去擒著的淚,認真的看著小櫻等她的回覆,像個孩子一樣需要安慰,不論是真是假。

知道佐助真的很擔心自己,而給他一個我很好真的沒事的笑容說

「廚房櫃子上有止痛藥,也有熱水袋,可以幫我拿過來嗎?」

說完便繼續摀著肚子縮起來,額頭冒著汗,身體也被汗水浸溼了,咬著發白的唇希望自己別再發出那種讓佐助心疼的聲音了。

而佐助也立刻將小櫻需要的東西拿來給她,輕輕的將小櫻扶起,溫柔的餵她吃藥,小心翼翼的將熱水袋放在小櫻脆弱的腹部。

動作一氣呵成,因為不想再讓小櫻這麼痛了,卻非常非常的溫柔。

 

「還很痛嗎?」

佐助仍然擔心的看著抱著熱水袋的小櫻,輕撥開被汗水浸溼的劉海,接著拿條毛巾擦乾他因疼痛而流下的汗水

「沒事了,已經沒有這麼痛了。」

看著佐助平常寵溺的眼神轉為擔心,小櫻的心微微泛疼,這男人真的很愛她﹒﹒﹒

「這次怎麼會這麼痛?而且床上的血﹒﹒﹒還有你怎麼不打給我?」

佐助有些彆扭的撇過頭,不想小櫻看到他微紅的臉頰,孩子氣的認為發生事情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想到他,他真的這麼不可靠嗎?

雖然剛剛只是緊張了一點,但只是有點擔心她呀﹒﹒﹒

 

親愛的宇智波佐助呀,不是不打給你,是手機沒電呀!而且我哪知道這東西突然從半夜拜訪,到了早上才發現的呀!而且我的睡姿不好你最清楚了不是嗎?,所以就一塊一塊的嘛﹒﹒﹒而且你不要這麼的犯規呀~太可愛了!最喜歡佐助彆扭的樣子了,別這樣!經血夠多了別再讓我流鼻血了!!!混帳~~

想著這些的小櫻盯著佐助看,正當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佐助起了身說

「我先幫你收拾一下吧,就是那些...血,你也應該還沒吃吧,我去幫你買吃的﹒﹒﹒」

然後就走出了房,想到的是讓櫻吃飽比較重要就出去了,順便打給吊車尾問問說這方面的事...真的不會死翹翹嗎?

 

看著佐助就這樣走出去了,她還沒回答他呢!知道佐助彆扭的個性,還是晚點再安慰他好了,想這剛剛暖心的佐助覺得今天的心情美美的,原本早上還是非常憤努的咒罵所有的雄性動物還有天殺的老天爺該死的親戚,真的是她媽的痛呀!痛就算了,連止痛藥都吃不了?!要不是佐助沒來他就要成為第一個痛死在家的女人了,還會上新聞頭條!這不公平呀!!!

但看佐助剛剛那樣子讓人心疼呀!讓自己男人擔心雖然不是本意,但看他這樣就覺得他真的好愛她。

想起佐助擔心而哭了的樣子就覺得心裡又是一陣疼,我要好好愛這個男人。

 

佐助回來後什麼都沒有說,貌似有些心情不好,將小櫻的早餐還有紅豆丸子湯放在桌上交代一下後便去整理血跡斑白的床和地板。

吃了止痛藥而舒服一點的小櫻也可以活動了,坐在沙發吃著佐助貼心買回來的早餐,都是熱熱的呢!還貼心地去開冷氣怕她太熱,佐助真的很暖心呀~

 

 

佐助整理完而小櫻也吃完早餐回到床上休息,拉著佐助要他一起躺在不大不小卻剛剛好可以容納兩個人的床上,但依舊心情不好的樣子,小櫻看著他這樣變甜甜地向他撒嬌。

「佐助~謝謝你!這次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痛,而且是半夜來的,睡姿不好就到處都是了﹒﹒﹒然後想打給你可是手機沒電了嘛!佐助~你知道我一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嗎?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喔~剛剛謝謝你了~」

 

佐助看著小櫻撒嬌的樣子心情已經好了一半,寵溺的抱著她戳了戳她的額頭,臉有些泛紅,接著輕柔地說

「沒事就好,我愛你,櫻。七夕情人節快樂。」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小櫻有點承受不住,佐助呀~你今天怎麼這麼犯規~好可愛喔~臉紅紅的好可愛喔~

小櫻將自己往前,讓自己更貼近佐助的胸膛,這是她最喜歡的位置呢!

最貼近心的位置。

小櫻埋在佐助懷裡緊緊的抱著他說

「我也好愛好愛你!七夕情人節快樂。」

告白完後小櫻想起今天原本的計畫全都泡湯了,拉開與佐助的距離有些失望地說

「佐助,抱歉,今天的計畫都泡湯了。」

她為了今天去買了遊樂園的票,訂了餐廳,訂了溫泉旅館全都泡湯了,真失望﹒﹒﹒這姨媽真不會挑日子!

「沒什麼,等妳結束後我們再去。」

佐助絲毫不在意今天的事,只要小櫻沒事,小櫻還在他身邊就夠了。

「佐助~我最最最最愛你了!」

用力的親了親佐助的臉頰,然後轉個身一臉滿足的躺回他懷裡,跟佐助在一起就是幸福。

突然想起什麼,卻懶得起身,只是玩著佐助讓人充滿安全感的大掌說

「我給佐助做了情人節巧克力喔!昨天就是為了研究才很晚睡的呢~因為佐助不喜歡吃甜食,所以我的比例調的很好的,你放心!嘻嘻!就算你不喜歡還是要吃喔~這樣才是情人節!」

聽了小櫻這些話佐助心裡流入一絲暖意,和她在一起就是這樣,常常會有這樣的感覺,你這麼愛我要我怎麼不愛你呢?

「櫻,謝謝你。」

 

突然小櫻想起一件事

「佐助,你回來的時候心情不好呀?」

聽了小櫻的話佐助仔細思考剛剛發生的事,回想了一會後突然紅著臉小心翼翼的詢問小櫻

「櫻,讓你這麼痛﹒﹒﹒是不是我害的?」

蛤?怎麼會是你害的?

「佐助你在說什麼呀?」小櫻有點不解佐助為什麼將月經痛的事怪在自己身上,也不太明白他突然彆扭了事怎麼回事,還有那泛紅的臉,這火紅程度事做了什麼害羞的事嗎?

「就是鳴人說﹒﹒﹒可能是因為我沒戴﹒﹒﹒那個﹒﹒﹒所以累積的量太多﹒﹒﹒導致你﹒﹒﹒就是﹒﹒﹒收縮不良﹒﹒﹒所以很痛﹒﹒﹒」

想起剛剛因為還是很害怕,所以想多打電話問問鳴人,畢竟他那個女朋友好像常常經痛,他一定很有經驗,但他一打電話就聽到鳴人的嘲笑感覺真點不爽。

「噗哈哈哈!不會死掉啦!只是量比較多而已。」鳴人已經笑倒在地上了,佐助你問這什麼問題呀?要是這樣不就一堆女人死在月經上了?真是掉入愛情的人都變白癡了,不對,有些人是變智障。

 

「真的嗎?」雖然很不爽,佐助還是要再三確認才安心。

 

「不過﹒﹒﹒」突然鳴人起了玩心。

 

「不過什麼?」這樣突然變化的語氣又讓佐助崩起神經緊張的問

 

「或許是你讓小櫻這麼痛的喔!」鳴人有些語重心長地說,心裡卻快笑死了!原來宇智波佐助也有這天。

 

「為什麼?」佐助臉色些微轉變,心情越來越差。

是我害的嗎﹒﹒﹒?

 

「你想想看嘛!你這禁慾系面癱護女友狂魔一定做那檔事都不做安全措施的呀,累積在裡面齁,下次子宮收縮放血時要連你的東西一起流掉欸,你一定每個月很多次,那麼多的話一定堵在子宮頸收縮一定很痛的呀!」鳴人說的貌似很有道理,但其實仔細想想這根本胡說八道呀,但是變白癡的佐助是不會發現的﹒﹒﹒

 

「是嘛!我知道了!掰掰!」明白了「真正的」原因以後佐助心情變的非常差,不只是因為被吊車尾的笑,還有原來讓櫻這麼痛的是自己的這樣的自責。

 

 

這這這﹒﹒﹒你在想什麼呀!宇智波佐助!你健康教育學假的是不是呀?怎麼會是這個原因?而且鳴人的話你也相信?鳴人呀~你這混帳不要教壞我純潔的佐助呀!!看著佐助這個表情像個小孩一樣卻非常彆扭然後紅透透的臉以及耳根子,天啊!太犯規了!!

冷靜了一會後小櫻摸著佐助發燙的臉說

「怎麼會是佐助害的?你在想什麼呀?小傻瓜,這種是跟那種是沒關係。」

改天一定要讓他們去上健康教育,小櫻默默地想。

「真的嗎?」佐助執著的要再次確認

「真的!我這麼痛是因為吃冰的或者體質關係,跟佐助的那個﹒﹒﹒沒有關係。」

「那﹒﹒﹒以後還是可以在裡面嗎?」

小櫻突然覺得佐助眼裡充滿著期待,天啊!你可以不要用這麼童貞的表情說出這麼汙的話嗎!?

「可以啦﹒﹒﹒唔﹒﹒﹒」

佐助突然親吻她,接著開始撫摸著小櫻的其他敏感部位,不像挑逗,而是非常舒服﹒﹒﹒

「你在做什麼啦~」小櫻抓住佐助到處亂竄動的手,雖然跟那種事情無關,你也不可以現在做啊!

「你不是肚子痛嗎?揉揉其他的地方就不會痛了。」佐助一臉天真地說,像是這種是非常的正常一樣。

「不用啦!按摩肚子就好了!」小櫻將佐助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腹部讓佐助幫她按摩。

兩人相視而笑,吶!今年的七夕情人節真幸福。

「佐助我愛你。」

「我愛你,櫻。」

 

 

後記:

 

天啊~~好害羞喔!打出這樣白癡的東西,然後那種是跟這種事到底有沒有關西這東是亂掰的,想知道自己去google!

七夕欸...單身真的好可憐!還要寫出這樣的甜文虐死自己!佐助你這混蛋~~(佐(鄙視臉):誰叫你不讓我吃櫻,哼!)

靈感完全來自某次的那個來呀!痛得要死就希望有個男朋友幫我揉揉XDD

話說我的文風是不是都太輕鬆了呀?!偶爾也想寫點虐虐的東西~~佐助你受死吧XD(佐(千鳥):你敢?)

喔~好吧~暫時不敢,也不會XDD

來說說一開始佐佐真的很擔心櫻櫻呀~後來佐佐哭了~!因為真的很害怕嘛!對於失去理智的佐佐我蠻喜歡的XD(抖S)

佐助這麼白癡可愛完全萌的自己一臉血阿XDD雖然有點不符合佐佐真實性格,但我就想看他天真萌萌的白癡XDD

好啦~我廢話太多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XD七夕情人節快樂XDD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