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欸欸!」一位櫻髮少女正用手戳著趴在桌上熟睡的玄髮男子,但男子絲毫沒有理她的打算,櫻髮女子有些不滿。這人怎麼這樣,在跟他說話欸。

手更加得寸進尺的把玩他有些尖刺的頭髮,聲音更加大聲尾音也上揚些。

「欸欸欸!」

男子仍舊不想理她,這時櫻髮少女微怒了,硬生生將他熟睡的臉捧起拉近自己,大聲的對著他有些可愛的睡臉喊

「宇智波佐助~我在叫你你有聽見嗎?」這時名為佐助的男子才張開他迷濛的雙眼,有些沒有睡飽的臉讓人覺得怦然心動,但女子有些氣所以沒注意到這精典的表情。

「春野櫻有什麼事嗎?」

這時想開口說話的小櫻突然注意到教室安靜了下來,轉過頭來才看見班上的人都在看著他們,她的手捧著他的臉,他一臉可愛的表情,兩人靠得相當近,這窘樣被別人看了!而且還是這樣曖昧的距離!這…是要叫她怎麼跟他說話啊!?

「沒…沒…沒事了啦!」

櫻紅著臉有些窘的跑回去她的位置,但跑的樣子似乎有些奇怪,手裡藏著粉紅色的小袋子

佐助勾起愉悅的嘴角,雙眼直盯著趴在桌上害羞的小櫻,噗!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呢?

接著佐助就繼續趴下去睡覺了,昨晚為了做巧克力熬了夜呢!所以說情人節真是麻煩的事。

「你怎麼了呀!公眾跟佐助調情啊?」

井野走了過來揶揄著小櫻,看著她害羞的樣子就覺得有趣。

這時教室才恢復原本的吵鬧,對於這樣的情況覺得稀疏平常,佐助平時就會鬧鬧小櫻,看的出來兩人關係匪淺,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兩人竟然沒有在一起。

「井野豬你在胡說什麼啊!」小櫻羞著臉卻無奈的抬起頭來罵罵只會看熱鬧的井野,但隨後又有些消沉。

井野看她這樣也覺得奇怪,平常的話小櫻應該會加上都是臭佐助啦之累的話,但今天沒有,是怎麼了嗎?井野關心的詢問小櫻,但小櫻卻更加消沉

「今天是情人節啦!我想跟他就是那個…你知道的啦!可是剛剛想說的時候就不敢了啦!」

哦~原來是這樣啊!想告白啊!這蠢丫頭難道還看不出來佐助對她的心思嗎?不然怎麼會對她這麼好?平時最討厭跟女孩子親密接觸的他竟然主動和她互動聊天打來打去讓她玩頭髮,甚至是一起吃東西喝東西,間接接吻什麼的都有了還感覺不出來?這家夥的愛情智商的部分大概是跑錯地方了,不然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的她怎麼會感覺不出來?

 

「哦~那快點去跟他告白啦!在一起吧!我看佐助那小子大概也是喜歡你的!」

井野推了推她示意要她快點行動,但小櫻只是悶悶的說

「我找時間再去吧!他都有這麼多的巧克力了,而且他不喜歡吃甜食…」

井野看了她有些同情了佐助,喜歡了一個愛情白癡。為了提振小櫻的精神她有些壞的說

「你如果不快點的話佐助會被搶走的喔~這麼多巧克力說不定有她會不小心喜歡哪個人喔!」

「我…我…我知到了啦!」

說完小櫻不再理井野趴了下去整理自己的心情!

「假如告白了!我們還會像現在這麼好嗎?」小櫻呢喃著,她有些害怕有些是會變了調。

 

「佐助~你可以過來一下嗎?」一下課小櫻就有些小聲的叫佐助來外面來,告白什麼得太害羞了。

「我現在沒空!」佐助毫不客氣的回絕她,像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一樣,但滑個手機有什麼重要的?

小櫻失望的離開了,忍住不看她失望的背影,他怕等等自己會過去先告白了。這笨蛋,喜歡這種話是要看氣氛說的。他看了看自己抽屜藍色的小袋子,想著她害羞的臉莞爾一笑,這笨蛋。

 

「佐助~」等到中午小櫻主動的過來想趁吃飯時間…

 

「沒空!」還沒等小櫻說完佐助再次毫不猶豫的說,這次直接起身去了隔壁班找鹿丸吃飯。

 

「佐助~」

 

「沒空!」

 

「佐助~」

 

「沒空!」

到了最後一節課小櫻還是沒機會和佐助說,這讓小櫻非常失望,她突然覺得佐助根本不想裡她,她讓佐助討厭了嗎?或許是覺得我很煩吧!

 

這時帶著好奇的鳴人過來問問佐助,佐助只說了一句話就繼續趴下來睡覺了。

 

就算她不說我也知道

鳴人聽了自討沒趣的走了,依他的智商也聽不懂。

 

「小櫻,我們一起回家吧!」到了放學時佐助像平常一樣招呼小櫻一起回家,小櫻有些驚訝,佐助不是對她厭煩了嗎?

「等等喔!」雖然很驚訝但也很開心,她趕緊收拾東西,慌慌張張的就怕佐助等等先走了。

 

這時佐助無聲無息的走到小櫻的背後毫無預警的環抱住她的小蠻腰!小櫻有些吃驚!但佐助接下來的話更認她嚇到

「我喜歡你!」

說完將不知從何處拿出來的巧克力交給她,他將臉埋在她的香肩,想遮住自己害羞的臉。

小櫻驚訝到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覺得現在的她非常躁熱,卻還想繼續在他的懷抱。

「啊!等等!」

但小櫻突然想起她也有東西要給他就急忙的掙開他的懷抱,這讓佐助有些不滿,這小妮子有些不會看氣氛啊!

「這個…給你!情人節快樂!」小櫻匆忙的將放在抽屜的巧克力遞給了佐助,臉上滿滿的害羞,這可愛的模樣讓佐助有些興奮。

「我也喜歡你…啊~」佐助迅速的將小櫻送他的巧克力收起,這次正面抱住她,想完成剛剛被打斷的事。

他猛然的將她吻住,一手扶著她的腰一首固定住她的頭不讓她逃跑,靈活的舌撬開她的貝齒將她的舌與他交纏。

「唔…恩…等…」直到她有些喘不過氣才有些不捨得放開,他舔了一下嘴唇,這味道似乎還不錯呢!

「我喜…」

佐助牽起她的手,用另一隻手背著兩個書包帶著她走了

「這種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不過…」這時佐助停下來邪魅的看了她一眼就繼續走了

 

「這樣的話在做特別的事的時候再說吧!」

 

「欸欸欸?」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