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無一個人不想待在家裡悠閒的度過,唯獨他不同,他不想這個夏天只剩下空白,就如他的回憶一樣。

 

佐助踩著蹣跚的步伐走向窗前,晨曦的光稍微透進來,拉開窗簾望著外頭的藍天,消瘦的背影更顯得他孤單寂寞,明明是夏天,在他身邊卻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冰冷。

 

佐助在窗前再次努力從腦海裡搜尋線索,和過去有關的一絲一毫都不願放過,但很遺憾的又沒有成功,腦袋空白的如張白紙,甚麼痕跡都沒有。

 

走到鏡子前,看著自己墨黑的頭髮,蒼白的皮膚,靜如止水卻逐漸空洞的雙眼,很好!依舊是不熟悉的感覺,好像缺少了什麼,那緋紅的、淡淡的色彩。

佐助無奈的搖搖頭,默默的收拾東西,準備出去晃晃,想要找回遺失的記憶。

 

 

                    

在三個月前佐助在醫院中醒來,得知自己出了一場車禍,詳細情形他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甚麼都忘了。佐助按照醫生給他的「家」的地址,來到這偏遠的鄉村,旁邊有條清澈的小溪,溪裡還可以看見許多魚兒快樂的游水,另一邊是一大遍森林,樹木扶疏,許許多多的小昆蟲小動物使這裡充滿生機,

森林後還有一座嚴峻的山,好不美麗阿!回到「家」,就飄來淡淡的櫻花香,但沒看見任何一棵櫻花樹,但是卻是倍感熟悉。雖然是第一次來,但佐助卻可以清楚的知道房裡家具的擺設,

 

佐助幾乎可以確定這裡是他家了。每個房間每個角落他都仔仔細細的看過了,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佐助靜靜躺在床上,雙眼緩緩的合起,在這熟悉的感覺中沉沉的睡去,香香的、櫻花般的熟悉。

 

在那之後佐助每天都會出去晃晃,村子裡的人讓佐助感覺很親切,據說他以前住過這理,之後隨著家裡搬出去了,但知道得只有這些,再問下去看到的是村民的隱忍不捨,卻仍然不作答應,總覺得自己心裡也能感受那劇烈的疼痛,是什麼呢?緋色的倩影殘留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在準備出門時意外看見了一封信,待了一段時間卻不曾注意過,為甚麼呢?是因為焦急而看不見還是因為太寂寞而想攫取一份救贖而產生的幻影

佐助用著顫抖的手緩緩拿起這封信,確認是否真的。「孟秋夜的櫻 落在你我夢想之地」信上只有這一句話。櫻花?夏天怎麼會有櫻花?或許可以從這去找,準備好就趕緊出門了,不想浪費一分一秒,就好像拖下去就再也見不到了!

 

 

晃著晃著到了溪邊,自忖著到底哪裡有櫻花,看向森林,直覺告訴他在那裏,

但佐助實在是不想進去,雖然是片美麗的森林,但佐助不喜歡被框住的感覺,感覺只要一進去就在也出不來,但是長期被空白的記憶打壓著,尋無依靠,只能害怕的顫抖,加上被身無一人的寂寞綑綁,那心痛令人窒息。比起這樣的空虛佐助決定豁出去了。

 

進入森林,情況沒有佐助想像中的糟,漸漸的,不再是拖著沉重的腳步,而是輕盈的跑跳著,不知不覺天佐助看到了櫻花樹,飄下來的落花好美麗阿!佐助開心得不能自己,但佐助覺得很奇怪現在是7月為甚麼會有櫻花?緩緩的靠近這棵櫻花樹,一股悲傷突然從胸口湧上來,佐助也不清楚為甚麼,眼淚也就這樣撲簌簌的流了下來,巨大的悲傷讓佐助哭得不能自己

 

忽然間佐助看到一位女孩子,看起來大約10歲,她櫻色的頭髮顯得她很特別,佐助有著清澈的雙眼透露著她的單純,可愛卻精緻的臉蛋充滿稚氣,卻又帶點成熟,身上穿著白色的小洋裝,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女生。

 

 

小女孩看到佐助便跑向他,睜著好奇的雙眼看佐助問;「大哥哥你是誰啊?

看到她跑過來便趕緊擦乾眼淚,想開口回答,卻因剛剛哭泣的關係,哽咽的說不出口。

看著佐助不開口

她單純的說:「大哥哥不可以哭喔!在櫻花姊姊面前要開開心心的喔!不然大家都會哭哭喔!」說完她便靜靜的等佐助開口。聽著她稚嫩的話語,佐助感覺上不再那麼悲傷,

過一會兒好不容易收拾好情緒便開口道:「謝謝你。不過小妹妹你怎麼會在這裡呢?」佐助很好奇為什麼一個小女孩會在森林裡,小女孩聽到佐助好像恢復精神便很開心的說:「我啊!我叫小櫻,常常到這裡玩喔!

 

小櫻?好像在哪裡聽過,卻又想不出個所以然。接著佐助又問:「那你剛剛說的櫻花姊姊是誰呢?大家又是誰?

聽完佐助的回答小櫻別過頭來鼓起腮子,看似生氣了?不解的佐助搔搔頭問道:「怎麼了嗎?

小櫻哼了一聲低頭呢喃著:「大哥哥都還沒說自己是誰呢,一直問一直問

雖然小櫻說的很小聲,但還是被佐助聽到了,只覺得是小孩子在隨便鬧脾氣,但佐助還是輕聲細語的回:「我叫做宇智波佐助,來這裡是要找一些東西。」聽完佐助的回答小櫻很開心的回過頭來。

以甜甜的笑容回應佐助,佐助看著她的笑容,心底好像有東西慢慢浮現出來了,是不該有的情感還是塵封已久的過去?

 

看著小櫻,其實佐助覺得很熟悉,卻又好像不是記憶中的她,但明明不記得,卻覺得有種違和感,我認識她嗎?

 

 

小櫻看著佐助若有所思的表情,眼神閃過一絲精明,但下一秒又單純的開口:「佐助哥哥,櫻花姊姊啊就是那棵大大的櫻花樹喔,我有一個朋友說它像大姐姐一樣很溫柔,所以叫它櫻花姐姐!對了,我的朋友也叫佐助喔!只是佐助今天身體不舒服不能陪我玩,那佐助哥哥可以陪我玩嗎?

 

佐助感到有些失望,好像還是找不出什麼,可是心裡卻不難過,只覺得輕鬆愉快。

「恩….」陪她玩阿佐助想要繼續尋找。聽到佐助在考慮,小櫻便的非常心急,好像佐助非陪她不可一樣,但佐助還是想離開。小櫻看佐助並沒有陪她玩的意思,只好使出必殺技了-撒嬌

 

小櫻跑到佐助面前睜著她水汪汪的雙眼,看著她噙淚的樣子,不管誰看到都會感到很不捨,她用顫抖的聲音說:「拜託….這樣我會很孤單」想表現出要哭泣的感覺,但動作生疏在佐助看來覺得很有趣好笑。她一直站在佐助面前不願讓佐助離開,這樣讓佐助感覺拒絕她像是犯下極大的罪一樣。

 

或許也該放鬆一天,突然佐助有個很壞的想法,嘴角勾起壞壞的笑,但絞盡腦汁想讓佐助陪她的小櫻沒有察覺,佐助假裝很煩惱一樣,佐助看起來越煩惱她就越著急,最後還是開口說:「我真的沒辦法….

 

看著她這樣著急的樣子的很有趣,卻又覺得以前好像也曾經這樣過,又是這樣的熟悉感。

只是不料她就這樣大哭起來了「哇~~為什麼不陪我玩啦~我不要我不要!佐助哥哥拜託啦~嗚」看她這樣佐助不知道該怎麼辦,就這樣手足無措的安慰她「好了好了不哭了,我陪你玩,小櫻就不要再哭了喔」

 

原本哭泣的小櫻一聽到佐助說可以陪她立刻破涕為笑,就像是剛剛的淚是假的,這讓佐助感覺被騙了。小櫻用雙手擦乾留在臉上的淚痕,開心的想等等要玩什麼,她靈機一動便牽著佐助去某個地方,佐助看著佐助露出燦爛的笑容,自己的心情也變得常好,佐助很喜歡她無心機的笑臉。小手拉大手走進森林的更深處。

 

一到溪邊小櫻便棄佐助而不顧的跑了過去,她把裙子向上拉一些再把衣服綁好不想讓衣服濕掉。綁好之後就快速的跑去溪裡了,這一連串的動作使佐助來不及反應,疑惑的看向小櫻,而小櫻只是招招手示意佐助過去,待佐助來時她說:「我和佐助常常到這裡玩喔」說完便自己快樂的玩水去了。

佐助有點愣住了,竟然就自己玩自己的,心裡有點不開心,嘴還動個不停,一直在碎念些什麼。

 

無奈的捲起褲管也跟著下水了,才剛下水便感覺到一身涼意,回頭看著罪魁禍首,她還笑的那麼開心,就用更大的水花回報她,兩人不斷的互相攻攻擊,開開心心的潑著水,也不管衣服會不會濕了。像是都不會累似的,過了一段時間兩人都還很有精神的戲水,突然吹起了一陣風令兩人都打冷顫,只好趕緊上岸免得著涼。上岸之後才發現兩人得衣服都濕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找著陽光較強的地方曬一曬了。

 

小櫻小聲的抱怨:「要不是你我們就不用在這裡曬太陽了」明明是抱怨卻藏不住她的笑意,

佐助寵溺的笑笑對她說:「明明是你先開始的,好了別抱怨的,趕快把自己曬乾吧!你應該慶幸現在不是冬天」佐助突然覺得小櫻好像個小天使,因為她的出現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填滿了。

 

兩人都累了,躺在舒服的草地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迷糊醒來發現已經傍晚了,輕輕的搖醒身旁的小櫻,她揉揉眼睛看著佐助「唔早上了嗎?」看到小櫻這樣子佐助覺得她真的很可愛。

「已經傍晚了,差不多要回家了」小櫻一聽到要回家就上驚醒了「什麼!還不行,小櫻還沒帶哥哥去秘密基地,不要回家」

佐助聽到她任性的話立即扳起臉來,因為擔心她的安危。小櫻很堅持要帶佐助去她的秘密基地,

正當佐助要開口說話時小櫻的眼淚就這樣落了下來,佐助心裡有點不捨,但還是希望她可以平安回家。

佐助蹲下替她擦擦眼淚,溫柔的問她:「為什麼非要帶我去不可?」「因為….因為那個這個..

 

小櫻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怎麼開口,這樣子使她又想哭了,看小櫻這樣,容易心軟的佐助只好答應她了

「但是等等我送妳回家」小櫻什麼都沒想一口答應了,因為太開心了。

 

佐助們走在灑上夕陽的路上,

 

「哇~」佐助忍不住禁嘆,因為那裡真的很美,草地上開滿了花朵,五彩繽紛卻又不亂,佐助看見了一顆很大的櫻花樹,一陣風把花瓣都吹了下來,佐助感受到凋零的美。

 

眼看前面有一間房子,佐助很疑惑,佐助緩緩的走了過去,遺忘了在旁的小櫻。一走進去佐助感覺到記憶好像不斷的灌進去,佐助想起來了一切。

 

三年前的一場意外。佐助有個青梅竹馬,從小就非常要好,時常跑進這森林遊玩,像今天這樣玩水,跑到櫻花樹下玩,最後來這秘密基地欣賞夜空。兩人一直都非常要好,並且擁有共同的夢想,直到三年前,他們兩家人第一次去都市玩,意外就這麼產生了,無情的車禍留下了寂寞的佐助,佐助強迫自己要堅強為的是實現他們的夢想。

 

卻忘了曾經他是如此燦爛的笑著,再一次的車禍是因為佐助過於疲憊。

突然佐助想起什麼似的趕快衝出去,佐助看見一道光消失不見,佐助拚命的尋找小櫻,沒看見櫻花樹已經枯了。尋找了很久,最後無力的作在櫻花樹下休息,此時淚水不受控制的灼傷佐助的臉

「終於找到妳了….

 

在佐助眼前的是個墓碑,上面刻著春野櫻。佐助看向天空伸出雙手,向是要抓住什麼一樣,

難過的說:「原來是你!」

突然想起村民隱忍的表情,就算過了三年,大家仍然哀傷啊!

佐助無神的望望她的墓碑「真是的...希望我別」雖然佐助不知道小櫻是怎麼做到的,但佐助卻很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要佐助振作,她要佐助不要忘了在這裡的快樂,此時佐助擦擦眼淚輕輕的閉上眼說:「如果你可以,那就再讓櫻花樹開花吧!讓我再看一晚我們之間的夢….」佐助輕輕的靠在櫻花樹幹上,很神奇的是櫻花樹像是聽得懂似的開花了,並飄著淡淡的櫻花香,櫻花片片凋落,輕輕的落在佐助身上,佐助像是早就知道似的溫柔說:「妳不用再擔心我了,我不會再忘記這段美好的回憶」語畢就靜靜的睡著了,臉上出現的是佐助最快樂最真心的笑

 

 

<後記>

這篇其實事大概兩年前的文章了,那時也是以佐櫻去寫的,但是為了投稿所以就改了,雖然沒有被選上就是了,大概是很多人看不懂。最後又改回來了,哈哈!

這事在寫比較靈異的故事,那時候寫得時空順序很亂,現在也懶得改了,哈哈

就直接解釋好了,小櫻跟佐助是青梅竹馬也互相喜歡,但是車禍後留下佐助,佐助為了他和櫻的夢想非常努力呢!只是最後不快樂了而剛好一場車禍他也想輕生了,其實在櫻死後她一直待再佐助身邊,看佐助這樣她很心疼,所以一直引導佐助,帶他去她們的森林,玩一些他們以前玩的遊戲,讓佐助開心起來,最喜歡的事最後的部分,雖然我寫得很草率。那是個很美的畫面,四周是樹林,中間一塊圓形空地,空地中間是一顆大大的櫻花樹,樹旁有個小木屋,當佐助出來時看到櫻的最後一面,然後櫻就化成光消失了,雖然是在夜裡,但月光讓櫻花樹看起來一樣漂亮,櫻花枯萎也代表櫻真的離開了,而最後在一次綻放是為了最後的別離。每次都在想假如拍出來才會動人吧!哈哈!大概就是這樣!

我還蠻喜歡這類的題材的,哈哈!這之後會出奇他的這類人鬼殊途的文章,還有可能初番外呢!哈哈!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