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婉!今天一起去學堂嗎?」陸游一早起來梳洗好就到了唐婉家門口招呼她一起上學,他們從小到大一直在一起,從沒分開過,像是一雙成對的彩蝶在各地飛舞。

「來了來了!娘!我出門了喔!」唐婉整理了一下衣服後微微笑和母親道別,聲音從稚嫩的童音轉為細柔又甜美,也不再用孩子氣的稱呼來呼喚母親,不再是個髒兮兮的小孩,幾年過去,已經成為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唐婉看向在外頭等的陸游,他側著身子靠在欄上,閉目著,似乎是在休息。現在的陸游臉上的嬰兒肥已經退去,變得十分俊美,加上他飽讀詩書又更加有氣質,已經是個風度翩翩的君子了。看著看著唐婉不禁覺得喉嚨有些乾渴,讓她有股衝動想要啄取他紅潤的薄唇,不行不行!唐婉,娘說過女孩子要有矜持。

這時陸游睜開了雙眼,看見了唐婉要走又不走的樣子覺得奇怪,就緩緩的主動靠近她。

一見到陸游靠近又想起剛剛那不該有的想法,唐婉又覺得臉上一陣紅,這種現象已經很習慣了,但是最近又更加的頻繁,早知道在小時候就要去看大夫把它看好了。

唐婉到現在依舊不知道自己染上了什麼病,只知道陸游跟她一樣不正常而已。

「唐婉…」陸游將臉緩緩往唐婉的,非常近的看著她,對於青梅竹馬的他如此靠近她應該已經習以為常了,但現在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在剩下約一空分的距離時,唐婉慌張的堆開他,急急忙忙走了「還不趕快走,等等遲到了啦!」

陸游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紅著臉羞怯離開,這會是他想的那樣嗎?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嘛!」唐婉拍了拍雙頰,難以理解今天的怪行為,心臟噗通噗通用力的跳著,再摸了摸胸口覺得更是激烈,看來真的要去看大夫了。

陸游陪在她身旁看似毫無發現,唐婉放心的平復情緒,心想還好他沒發現。

平時兩人在陸上都會聊聊天,或者吟詩作對,但今天的道路顯得特別安靜。

陸游用餘光看了唐婉,他怎麼會不知道這樣的情感是什麼,年長她兩歲的他已經明白這樣時紅熱時害羞的病名為愛。

陸游複雜的看著她,很想知道唐婉是否真的和他擁有一樣的情感,他很怕萬一誤會了那他們之間的單純友情怎麼辦?

 

 

「唐婉…」

到了休息時間陸游馬上就去找唐婉,但唐婉就只是慌慌張張的趴在桌上小小聲的說

「我今天有點累,你不要來吵我…」

 

「嘖!」

今天已經不知到第幾次了,有幾次休息幾次就被拒絕,這讓陸游感到煩躁,他們今天應該沒吵架啊。

 

『那個…陸游我想請你評評我的文章可以嗎?』

一位長得清秀的女孩有些扭捏的想請教陸游,平時他都跟唐婉在一起,讓許多欣賞他的女子紛紛不敢靠近,因為一定會被拒絕,但今天他們卻各做各的事,這讓那些女孩逮到了機會。

要靠近陸游又必須有些矜持最好的方法就是請教他課業的問題,身為一位君子自然是會替別人解惑。

「這裡可以…」

聽見熟悉的聲音讓唐婉抬起頭來,卻看見一名女孩子靠陸游靠得很近,而陸游也任由著她。

唐婉看見這情形覺得心情糟透了,

「靠的這麼近做什麼呢?陸游可是我的…我的…」他是我的什麼?

唐婉不知道該怎麼訂定他,陸游只是從小到大一直陪著她的好朋友,她又有什麼資格干涉他什麼?

只是好朋友?唐婉突然覺得她不想跟他當朋友,心裡空空的,不喜歡他跟別人這麼好,心情又更加差了

 

 

「你今天怎麼了?」約莫到了回家的時候,陸游走到唐婉旁關心她,今天她真是太奇怪了,

唐婉別過頭去,不想讓他看見她的表情,很難看。

看著唐婉這樣陸游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突然想到今天母親說的話,

「今天一早娘就告訴我,我們今天要去你們家作客。」

唐婉興致缺缺的回了聲嗯,他們兩家感情很好,這也是當然的。

陸游看著唐婉心情不好,自己也沒好受到哪裡去,但也只能體貼得不再說話,安靜的陪陪她。

 

回到唐婉家就看見陸家的大家長也就是陸游的母親和唐婉的父母開心的聊天,

一見他們回來唐婉的父親母親熱情的招呼他們過來,

「今天要談論一件事!和你們有關!」

唐婉雖然心情不好,但還是很好奇,什麼要重大的事呢?

 

「我們今日再談論你們的婚嫁,婉兒啊,已經差不多該結婚了!」

什麼!?唐婉吃驚的看著母親,說出這樣的大事竟然只是像說你天吃飽了沒一樣,這可是她的終生大事!

一旁的陸游一直都不開口,似乎有些不快也有些抑鬱,一想到將有個人代替他陪伴唐婉就覺得很生氣。

做了十幾年的母親怎麼會不知道陸游心裡對於唐婉非常的喜愛,看得看陸游陰沉的臉便提醒他

「傻孩子,是你們的婚事!」

 

「什麼?」

陸游和唐婉同時轉過頭去看陸游的母親,兩人都太震驚,一時之間沒辦法反應過來,最先回過神來得是唐婉,在震驚之餘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該死的陸游和別人相親相愛的畫面。

一時賭氣下說「我不想嫁給他」轉過身去一眼也不看有些失望的陸游。

 

陸游的母親和唐婉的父母有些尷尬,畢竟大家都認為兩人情投意合,甚至會非常欣喜這門婚事,誰知…

「伯父伯母可以請你們先離開嗎?我想單獨和唐婉談談」

陸游面無表情的請唐婉的父母離開,而陸游的母親將一包東西交給陸游,而後打個圓場和唐婉的父母出去了。

「沒關係的,讓孩子們自己談談。」

 

終於等到廳內只剩唐婉和陸游兩人,陸游看著唐婉的背影眼神有些複雜,聲音低沉的喊道

「唐婉。」

創作者介紹

玻璃糖

玻璃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